從左至右依次是:勞麗詩、楊威、林丹、鄒市明、胡佳。
  希腊神話中出現過擁有神與人血統的“半神”,用來形容奧運冠軍再合適不過了。退役之後,這些“半神”多數要去社會謀職,與受過多年職業培訓的人一起競爭。
  目標是飄忽不定的,沒有LED屏幕里那些呈現更快、更高、更強的數字,沒有裁判,更沒有教練,業績提升再明確也絕對不會有嘹亮的國歌伴奏。
  每個奧運冠軍都有兩個人生,不管他們的第一個人生有多麼豐富,有多少起伏曲折,他們的第二個人生也都要重新開始,而且與常人沒有多大區別,當然他們都帶著光環—對有的人來說,光環甚至還是負擔。
  奧運冠軍去哪兒了?我們選擇了淘寶客勞麗詩、時尚明星林丹、職業拳擊道路上風生水起的鄒市明、在體育管理崗位找到感覺並帶著兒子參加《爸爸去哪兒》的楊威、投資人胡佳作為樣本,他們是目睹了同行們的“退役難題”,又趕上了北京奧運會歷史機遇的那一代奧運冠軍。
  記者_王方濟  廣州報道 人物攝影_盧慧明 劉浚 古智超
  從2011年底開始,有長達兩年的時間里,出生於1987年的勞麗詩每天早上會乘坐247路公交車,從廣州珠江泳場到東山口,然後再走到共青團廣東省委大院上班。
  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跳水比賽中,中國國家跳水隊隊員勞麗詩和李婷一路領先,最後一輪跳的是5253B(向後翻騰兩周半轉體一周半屈體),獲得10米跳台雙人冠軍。那一年勞麗詩17歲。
  2013年底,勞麗詩從廣東團省委辭職。現在,廣東團省委官網上還可查到勞麗詩工作的記錄:她是廣東省志願者聯合會副秘書長,也是聯合會聯繫人,她編寫官網稿件,也給領導寫發言稿。
  辭職前,她給家裡打過幾次電話。“開始我和她爸爸都不同意。後來她說了好幾次,我們就同意了。”勞麗詩的媽媽對《南都周刊》記者說。
  今年6月9日,她在微博上提到此事,“沒了組織,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所有的底氣都被一下子抽空了,恐懼、慌亂一下子撲面襲來。”她說自己想開一個淘寶店。這個舉動所引起的軒然大波猶如2006年的鄒春蘭事件,當年,全國舉重冠軍鄒春蘭淪為搓澡工的新聞衝擊了人們的想象。
  最初媒體密集採訪的那段時間里,她的淘寶店生意好到一天最多能接四百多單。《南都周刊》記者採訪她的8月中旬,訂單已經很少了,甚至一天一單都沒有。她明白,淘寶僅僅是開始。起點雖不高,但做起來也不容易。
  8月17日,記者在深圳海岸城見到了尚未退役的奧運冠軍林丹,場面與他在北京參加活動時身邊簇擁8名保鏢的陣仗不相上下。林丹一齣現就掀起一浪高過一浪的尖叫。與巨大的廣告牌上的照片不太一致的是,他頭髮顏色不再是明亮的淺黃色,比以前深了一點點。他的造型師看來沒閑著。
  林丹比常見的男模更瘦,身上連一克贅肉都沒有,但活力隔十米都能感覺到—也許更遠,二樓的觀眾並沒有覺得距離是個問題,他們傾瀉下來的尖叫是有質感的。
  他很專業地介紹一款運動品牌眼鏡的優良特性。放眼望去,的確有越來越多的人戴上了同款眼鏡。他的商業價值非常清晰。
  接受《南都周刊》記者採訪的時候,林丹說想將他的職業生涯延續得更久一些。
  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激戰正酣的時候,網易體育做了個數據統計:自1984年中國第一次參加奧運會以來,截至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一共誕生了196名奧運冠軍,其中有131人已經退役。冠軍退役後的選擇方向有以下五大類:仕途、執教、移居海外、經商、演藝。其中,退役後任職官員的人數最多,占44.3%。也就是說,已經進入體制的勞麗詩,在兩年後辭職的選擇並非主流。
  罕見的例子往往更容易被人想起,許多媒體在討論冠軍轉型的時候在鏈接部分還會隆重推出嫁入豪門的郭晶晶以及轉型為作家的趙蕊蕊。趙蕊蕊2012年推出奇幻小說《彩羽俠》之後,至今還沒有新作問世。
  奧運冠軍到哪兒去了?冠軍退役後生活陷入窘迫的新聞不時提醒我們去關註這個群體。
  因為參加了大型真人秀《爸爸去哪兒》,楊威與田亮的商業價值得以飆升,他們的閃光給予了人們更多的錯覺,似乎體育明星轉型藝人比較容易。但是,從數據中可以看出,選擇這條道路的並不多,只有2.3%。
  現在田亮已嘗試擔任製片人,而楊威的真正身份是湖北省體育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主任,是國家幹部。炙手可熱的鄒市明在接受《南都周刊》記者採訪時,也透露了自己在嘗試參加《爸爸去哪兒》的錄製,但對他來說這也許只是宣傳職業拳擊的一個窗口。他在《變形金剛4》中的驚艷客串是不錯的開始,後續發展要讓時間來檢驗。
  無論如何,他們的生活不會再有普通人想象的大喜大悲。畢竟,正如胡佳所說,他們曾“摸到過了最成功的頂端” ;他們的失敗,一般也不會一敗塗地。畢竟,國家也為他們提供了豐厚的奧運冠軍津貼保障。
  每個奧運冠軍都有兩個人生,不管他們的第一個人生有多麼豐富,有多少起伏曲折,他們的第二個人生也都要重新開始,而且與常人沒有多大區別,當然他們都帶著光環——對有的人來說,光環甚至還是負擔。
  楊威對目前的狀態還滿意,但“總覺得自己做得不那麼夠,永遠達不到以前運動員的狀態”。李寧曾經告訴楊威,運動員達到一個事業的高峰後,肯定會下來,但是在下來的過程當中一定要選擇好,如果選擇好會有第二個高峰。
  但現實情況是,普通人渴望看到他們第二個人生里的戲劇性,多數時候是稀缺的。
上一頁123下一頁
創作者介紹

清明上河圖

ei13eijmh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